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760章 我承受能力强
    看着沈蔓歌闪烁不定的眼神,叶南弦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

    “为什么不呢?我妻子要给我画像,我就算是挤时间也的挤出来。”

    “现在这嘴巴简直抹了蜜了,太甜了,受不了了。”

    沈蔓歌连忙摇头,然后快速的转身就走。

    叶南弦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说:“受不了我你想受得了谁?”

    “不知道呢,或许找个木讷的人把。”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沈蔓歌说完转身就跑。

    “有种你别跑!”

    也按年限抬脚就追。

    沈蔓歌一边跑一边笑着说:“我又不是男的,肯定没种啊。”

    “你给我站住?!”

    “抓住我再说。”

    沈蔓歌和叶南弦像两个孩子似的在马路上奔跑者。

    他们的笑声在天空中回荡着,那么的纯粹,那么的干净,那么的让人心旷神怡。

    两个人一点都不管别人的眼光,肆意的开心着,玩闹着,直到沈蔓歌累了,瘫坐在一旁的花坛边,却被叶南弦给拽了起来。

    “干嘛?我累死了。”

    沈蔓歌像个孩子似的撒娇。

    叶南弦也没说什么,直接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然后铺在了花坛的石阶上。

    “坐着吧,刚出了汗,别着凉了。”

    沈蔓歌看着上面的外套,笑着说:“好几万呢,这衣服可值好几万呢。”

    “瞧你那守财奴的样子,好几万也比不上你的身体重要。我挣钱还不都是为了你和孩子们花的吗?再说了,你不是和刘子轩说了吗?咱们家穷的就省下钱了,这好几万的外套算什么?明天开始,我老婆喝一瓶酸奶倒一瓶。”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此时像极了暴发户的样子,笑着问道:“为什么要喝一瓶倒一瓶啊?”

    “有范儿啊!咱们家浪费的起。”

    “叶南弦,你飘了。”

    沈蔓歌戳了叶南弦的脑袋一下。

    叶南弦丝毫不在意的在她身旁坐下。

    “有你这么一个如花美眷,我不飘都不行啊。”

    “停。你可打住吧,暴发户真的不适合你,叶总,请你保持你的高冷,谢谢。”

    沈蔓歌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很高兴成为你的笑料。沈女士,有个坏消息我要告诉你一声。”

    叶南弦一本正经的说着。

    “说吧,我承受能力抢。”

    沈蔓歌靠在了叶南弦的肩膀上打着哈欠。

    太缺乏运动了,居然有点累了。

    叶南弦让她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靠着,然后才说道:“咱们的车离我们现在的距离大约能有五公里了,怎么办?咱们走回去?”

    “啊?”

    沈蔓歌顿时有些郁闷了。

    “好累啊!不想走。”

    “那我背你?”

    叶南弦的提议顿时让沈蔓歌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背的动我吗?我可是沉了最近。”

    “你就是变成一头猪,我也背的动你。”

    “叶南弦,你才是猪!”

    沈蔓歌顿时有些不爱听了。

    叶南弦却笑着说:“对啊,我是猪,我背媳妇呢。”

    沈蔓歌怎么听怎么觉得叶南弦在骂自己。

    “哼,蹲下!我要上背。”

    她拍了叶南弦一下。

    叶南弦也配合,当真就蹲下了。

    看着叶南弦宽厚的后背,沈蔓歌顿时有一种安全感。

    “上来!傻愣着干嘛?”

    “我就是看看怎么上去。”

    沈蔓歌才不会说她被叶南弦的背给迷住了呢。

    叶南弦背起了沈蔓歌,然后慢慢悠悠的朝后面走去。

    沈蔓歌趴在他的肩膀上,感受着叶南弦独特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不由得有些陶醉。

    “南弦,我困了。”

    “睡吧,等到家了我叫你。”

    叶南弦一脸的宠溺。

    沈蔓歌也没有矫情,当真趴在了叶南弦的肩膀上,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听到沈蔓歌均匀的呼吸声,叶南弦的唇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他真的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他可以背着沈蔓歌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天荒地老,走到天涯海角。

    叶南弦把沈蔓歌送回霍家的时候,霍振轩和霍震霆都没睡。

    看到沈蔓歌在叶南弦后背上睡得正香,不由得说道:“这丫头原来是和你出去疯了呀?我还以为她出去干什么了,也不和我们说,弄得那么神秘。生怕她一个人出去遇到什么事儿,这都几点了,才想起来回来,还真的女大不中留啊!”

    叶南弦笑了笑,直接把沈蔓歌送回了房间。

    霍振轩靠在门边,看着叶南弦小心翼翼的吧沈蔓歌的鞋给脱了,然后盖上了被子,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这才开了口。

    “在这儿睡吧。免得来回跑了。“

    “不了,我还得回公司一趟,宋涛还在等着呢。”

    叶南弦对霍振轩和霍震霆道了别,然后就走了。

    沈蔓歌这一觉睡得倒是安稳。

    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早晨了。

    她看着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房间,不由得愣住了。

    她昨天晚上不是和叶南弦一起出去玩了吗?

    什么时候回来的?

    自己怎么上的床?

    她完全不记得了。

    沈蔓歌刷牙洗脸之后就下了楼,看到霍振轩正在做早餐,不由得打了一声招呼。

    “三叔,早。”

    “嗯,早。还记得回来哈,说什么让我给你留饭,结果直接被叶南弦给背回来了,睡得像个猪似的。”

    霍振轩的打趣让沈蔓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

    “忘记了,我昨天和南弦在外面吃过了。”

    “吃过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你呀,多大也像个孩子。”

    霍振轩的絮叨让沈蔓歌觉得温暖。

    她朝着霍振轩吐了吐舌头,然后就跑去看孩子们了。

    霍震霆推着轮椅进来了。

    “你就喜欢唠叨,也不怕把蔓歌唠叨走了。”

    “怎么会呢?你都不知道,昨天我看到叶南弦背着她回来的时候,突然在想,如果大哥还活着,蔓歌小时候或许就是被大哥这么背着长大的,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大哥一面,更别说让父亲背着了。”

    霍振轩的话让霍震霆有些叹息。

    “有些遗憾是弥补不了的,只希望以后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我们穷尽一生之力都要让她快快乐乐的。”

    “嗯,蔓歌是大哥唯一的孩子,我们可不能让她出现任何闪失。昨天晚上幸亏是和南弦出去了,现在海城这么多事儿,我还真怕她因为宋文琦的事儿没轻没重的。”

    霍振轩的话让霍震霆顿了一下,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沈蔓歌照顾好孩子之后,回到了餐厅,就看到霍振轩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

    说实话,霍振轩的饭做得真好吃。

    叶洛洛在这一点上,很快的和霍振轩打成了一片。

    叶睿安静地吃着饭,并且时不时地给沈蔓歌夹一些菜。

    “谢谢睿睿。、”

    沈蔓歌特别开心。、

    叶洛洛也不甘落后,把一个大鸡腿给了沈蔓歌。

    “妈咪,你昨天出去干什么去了?给,我把大鸡腿给你吃一个,补充点体力。”

    “谢谢落落,不过妈咪不想吃,还是落落吃了吧。”

    “你吃吧,我还有的,三舅叔给我做了可乐鸡翅。很好吃的、。”

    只要有吃的,叶洛洛就是好孩子。

    一时间,全家人都笑了。

    沈蔓歌也算在霍家住下了。

    叶梓安那边安顿好了,给沈蔓歌打了电话,说过几天才会回来,让沈蔓歌不要担心。

    叶洛洛在霍家人的安排下已经和叶睿去上课了。

    沈蔓歌开始了自己的充电时间。

    她白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想设计图,晚上和叶南弦视频完电话之后,就开始画图。

    有时候她睡得晚,霍振轩就过来强行让她休息。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

    叶南弦在叶家展开了雷厉风行的举动,一时间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很多在叶家工作了很多年的人莫名其妙的离开了恒宇集团,却没有一个人说出原因,走的十分干脆。

    离开了叶家的员工基本上第二天就离开了海城,走的无声无息的。

    沈蔓歌这半个月构思了初步的设计图,但是依然还有一些不完美的地方存在着。

    刘梅这半个月不止一次的请沈蔓歌过去,可是都被沈蔓歌给婉拒了。

    这样的日子沈蔓歌以为会一直有条不紊的继续下去,却被宋文琦一个电话给打破了宁静。

    “怎么了?”

    沈蔓歌看到是宋文琦的电话的时候,有些纳闷。

    宋文琦低声说:“张敏跑了。”

    沈蔓歌顿了一下。

    这半个月以来她根本就没有询问张敏的消息。

    张敏交到宋文琦的手上,宋文琦想要怎么处置,怎么和张敏来往都不是她能插手的。

    而刘梅每次邀请自己过去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提起过张敏,久而久之,沈蔓歌就把这个人忘到了脑后。

    如今听到宋文琦说起张敏,沈蔓歌有短暂的失神。

    “跑了是什么意思?”

    “跑了就是跑了,沈蔓歌,我这辈子可能真的注定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宋文琦嘲讽的苦笑着,却让沈蔓歌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或许是你的缘分未到,别想太多了、你和张敏之间的恩怨既然不能化解,她跑了就跑了吧,是你的总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强留不住。”

    “或许吧,你忙吧,我就是找你吐个槽,告诉你一声,张敏这个人心眼小,可能对你有些误会,我怕她跑了之后对你不利,你注意点。”

    听到宋文琦这么说,沈蔓歌连忙说:“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在霍家,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沈蔓歌突然听到窗外“砰”的一声,好像神马东西坠落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