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傲世剑神 >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顿悟
    “这……”

    那名先前开口的女子,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后,她瞪大了自己的双眼。

    这个女子便是这个望月酒楼的掌柜,她方才看到望月酒楼生了变故,所以才特意出来查看究竟。

    但没有想到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甚至到了她都不能理解的程度。

    尤其是方才月玲神王的幻影,竟然会主动的发起进攻。

    而更让人震撼的是,神王的一击,竟然被轻而易举的挡下,而且对方还直接破灭了月玲神王的幻影。

    “他是什么人?”女子在看到这情况后,也是强行冷静了下来。

    敢这样在这里闹事,而且还有这等本事的人,绝非简单的人物。

    “掌柜的,我们也不认识,不过他身旁的那人是不夜城白家的少主白华,那两人应该是白华邀请的人吧。”一名侍女恭敬的开口道。

    “不夜城白家,果然不是简单的角色,能让白家的少爷这样款待,此人身份必然不凡,先看看情况再说,看他们的样子仿佛是在顿悟,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要是我们现在强行插手,干扰了他们的顿悟,恐怕到时候事情会很棘手。”女子开口道。

    “是,掌柜的。”那名侍女急忙下去,然后跟其他人吩咐命令。

    “不过幻影被破,想必月玲神王已经知晓了,这下子可怎么交代呢。”女子不禁头疼起来。

    ……

    在一处高耸的雪峰,一名盘膝而坐的女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她的手指微微一动。

    “无根即无尘,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领悟出这一点,还是这样一个小辈,看来望月酒楼,有必要去一趟了。”女子开口道。

    她便是让人敬仰的月玲神王,一个神王不管身处何方,都会受到所有人的敬仰,因为神王便代表了这个诸天圣地的最强者。

    就在女子站起身来后,立刻有大队人马前来。

    “送我去杨都城望月酒楼。”月玲开口道。

    “遵命!”

    在场所有人都为女子,而她们每一个都是国色天香,比起望月酒楼的女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快一辆飘浮在控制的马车款款而至,而拉动这马车的竟然是通体雪白的独角兽。

    “恭送月玲神王!”

    看着那马车远去的身影,所有人跪在地上叩首,她们对于月玲的忠心由此可见。

    ……

    望月酒楼内,这种玄之又玄的氛围,望月酒楼的老板娘冷月也很是头疼。

    她只能坐等这情况的自动结束,而不敢去打扰,要是去干扰这顿悟的情况,可能会引来所有人的怒火。

    虽然就算引来众人的怒火,他们望月酒楼也可以不在乎,但毕竟开门做生意,要是真的这么做的话,望月酒楼绝对不可能不受到影响。

    嗡嗡嗡!

    突然耳鸣声传入冷月的耳内,就在此时望月酒楼内的所有人都清醒了过来。

    “咦,刚刚是怎么一回事,我好想突然修为有进展了。”

    “刚刚的状态实在是太玄妙了,我感觉原本修行上不动的一些难题,都迎刃而解了。”

    ……

    所有人都在对眼前的情况疑惑不已,而此时的冷月眉头一皱。

    “总是是结束了,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人!”

    说罢冷月直接向着秦尘他们所在的房间而去,此时的秦尘三人也睁开了双眼。

    白华眼中精光一闪,他的脸上流露出惊喜之色。

    “秦兄,这次承蒙你的帮助,我发现自己的瓶颈已经有突破的迹象了。”

    而一旁的楚娇娇也眼神明亮,看来在刚刚顿悟的过程中,她应该也是受益匪浅。

    至于此时的秦尘,还在回味着刚刚自己的领悟,虽然他看似是已经参悟了那一本古书,但实际上秦尘发现自己依旧没有掌握神文。

    只不过对于神文多了一丝的了解,如若说原本神文是玄之又玄的东西,如今的秦尘便能看到一些神文的轨迹和内涵。

    他明白自己应该是距离掌握神文又进了一步了。

    “真是胆子不小啊,敢在我望月酒楼闹事!”

    就在此时一名女子带着不少人进入了房间之内,那女子身后带着的人,秦尘可以看的出来,每一个都是高手。

    “冷月姑娘,不知为何如此的兴师动众。”白华上前一步开口道。

    冷月的目光看了白华一眼。

    “你就是不夜城白家的少爷吧,我听说过关于你的事情,但你以为凭借自己就能包庇此人吗?他可是将我这望月酒楼弄得一塌糊涂。”冷月开口道,显然是不准备给白华一点面子。

    “今日之举并非我所愿,不过我认为这件事对于望月酒楼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秦尘笑着道。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如何不是坏事。”冷月的目光看向了秦尘道。

    她现在最想要弄清楚的就是秦尘的身份,虽然他们望月酒楼并不惧怕,但这个世间何其辽阔,其中也有一些人是他们望月酒楼得罪不起的。

    冷月想要确定的就是这个秦尘,到底是否就是那些人。

    秦尘的目光看了酒楼一眼“这次虽说是起了一些骚乱,但是在场的所有客人得到的只有好处,如若望月酒楼加以宣扬的话,那么名声必然会比往日更大。”

    冷月皱眉思索,这种想法她的确也想过。

    “你未免想的太过天真了,就算是将这样的事情给宣扬了出去,到时候客人来到我这个望月酒楼,却没有见到传闻中的事情,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冷月嘲讽道。

    “的确如此,但如若这样的传闻能成真呢?”秦尘开口道。

    冷月的眉头一皱,她深深的看了秦尘一眼。

    “小子,你该不会是想说,你有办法让人立刻进入顿悟的状态吧,这种状态何其珍贵,根本不是你想说能立刻顿悟就能做到的。”

    “虽然我不知道方才的那一幕,你是如何做到的,但那不过是巧合罢了。”

    面对冷月的嘲讽,秦尘并没有开口辩解,他取出了笔和墨,随即便在地上写下了无尘二字。

    嗡嗡!

    在看到那无尘二字后,冷月的身体一颤,她感觉这两个字内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

    但很快秦尘随后一挥,那两个字便已经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