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三百八十节:群英璀璨
    言一诺以自囚于碑林十年作为代价,换出来的屈怀沙,即将参加群英会的消息在学宫不胫而走。

    刹那间,整个上清学宫的中高层哗然一片。

    “屈怀沙在被囚于王道塔的碑林空间之前,就已经是相当于祭酒文位的大儒了,不过是因为年纪尚轻,不宜给与他太高的文位,才授的是学究文位而已。”

    “就是啊,如今数百年白驹而过,被囚碑林虽然不幸,但碑林之中诸多圣贤遗刻,说不定还蕴含有大机缘,他如今实力恐怕更加可怖!”

    “就算没有得到圣贤遗刻的机缘,哪怕只是枯坐数百年养成的寂灭心境,也可以让修炼者根基稳固,实力提升。”

    “如此一来,屈怀沙岂不是真正的实力稳超其他人,最有可能获得成圣机缘?该死的,这可不是公平的竞争啊!“

    “此事大大不妥,岂能让一个比很多家族老祖的资历都要老的人去跟一群后辈竞争成圣机缘?开什么玩笑!”

    “我等要去找夫子理论去,绝对不能让屈怀沙拥有参加群英会的资格!”

    可即便这些世家、家族的人说破了嘴,磨破了嘴皮子,屈怀沙的名字依旧在茶馆之内挂着,任由无数的人在猜测着这位不速之客的真实身份。

    更消息灵通之人赶快趁机下注屈怀沙会最终获得成圣机缘。

    有人是消息灵通,有人则纯粹是跟风。

    整个关于群英会当中成圣机缘最终归属的“雅投”在最后一天反而发生了极端戏剧化的一幕,最后一天杀出来的“黑马”屈怀沙竟是成为了最大的热门,秒杀之前大热的曲水流觞文会新魁首秦枫,诗才子庆南峰,词才子孔繁,书才子颜羽空与画才子米若芾都一并被他甩下。

    至于其他一些家族和流派的资格人选,被下注的数量更是连屈怀沙的几分之一都不到。

    文庙群英会之前的最后一天好像格外短暂,又好像无比漫长。

    各家各流派无一不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虽然文庙的群英会是在卯时七刻,也就是晨时之前开始,但此时卯时刚过,天还没有大亮,文庙附近已是挤满了前来围观的人群。

    争夺成圣机缘的群英会不仅是当代学宫最顶尖青年才俊的盛会,更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罕见盛事,如何能不叫整个上清学宫都为之疯狂?

    别的不说,虽然参加群英会的实际人数还在《群英谱》的百人之上,但是可能万年一遇的成圣机缘,最终必然会在这些人当中产生。

    换言之,就是这一百多人,不到两百人中,只要那得到机缘的人不陨落,必然会有一位未来能够端坐王道塔之上的圣人。

    哪怕只是遥遥地看上一眼圣人,都足够上清学宫里的普通学子们吹上大半辈子,甚至好几代人的了。

    天未破晓,文庙之外的马车已是密密麻麻停得水泄不通。

    到处都是一睹未来圣贤风采的学宫中人,除却这些在明面上的,还有更多的强者在文庙外的酒楼茶肆之间,大隐隐于市,等待着最终群英会的开始,以及结果揭晓的那一刻。

    很快,一辆辆马车之上,一名名身穿各式长衫的读书人陆续下车,通过文庙外的闻止殿鱼贯而入。

    从闻止殿到举办群英会的文华殿,虽然还有近千步的距离,但这已经属于文庙之内,非上清学宫的学子不得入内,所以围观人数大大减少,但议论惊呼之声,却是有增无减。

    “诗才子庆南峰来了!庆家不愧是出过圣人的世家,阵仗就是不一样啊!”

    庆家嫡长子,也是上清学宫的诗才子庆南峰走在最前,他一身大红锦衣,戴蟠龙玉冠,本就身材修长的他又是青年模样,更显得玉树临风,所过之处,引得众多女学子芳心乱撞,惊叫不已。

    人群中的目光还没有从刚刚经过的庆南峰身上收回来,只听得又有人大喊道“词才子也到了!”

    只见一名中年文士模样,额头略有凸出,模样不算清秀的男子缓缓在人群中走向文华殿,与器宇轩昂的庆家嫡长子不同,他步子缓而稳,面对人群之中与他打招呼的一些故旧,有时还会停下脚步,与那人作揖还礼。

    君子之风,正是如此。

    “孔繁大人可是与至圣先师有亲缘关系的,儒道众圣几乎尽出至圣先师门下,他如此有君子之风,极有可能得到诸圣的青睐,获得那一道成圣机缘。”

    孔繁自是不会听到这些溢美之词,他依旧是作揖还礼,继续朝着文华殿走去。

    此时,人群之中,又有人发现了书才子颜羽空和画才子米若芾的身影。

    颜羽空不算英俊潇洒,国字脸倒是与孙山有几分相似,他一身青衣,背着一只绿竹书箱,沉默不语,只身前行。

    身后没有一个随从,全然不似大世家的青年才俊那般前呼后拥,显得性格冷淡而特立独行。

    米若芾虽然也背了一只书箱,只是沉稳程度与颜羽空比起来,就差远了。

    一身褐色长衫,留着一小撮八字胡子的米若芾,一会停下来与人大声打招呼,打招呼就打招呼,还跟人家聊上几句。

    要是聊大道也就算了。

    都是聊的些家长里短的琐碎事情,什么你家媳妇生了没有啊,你家娃私塾上了没有,之类鸡零狗碎,提不上嘴的事情。

    他倒是乐此不疲,笑呵呵地边走边与人聊天,一点都没有四大才子的架子。

    这样的行为有人自是觉得他十分亲切可爱,更兼他那一小撮唇上的八字胡说话的时候还会动起来,就好像是他长了四条眉毛一般,甚是有喜感。

    但也有一些思维古板的学究颇有微词

    “那颜羽空倒还有点未来要当圣人的模样,要是最后阴差阳错,让这滑稽可笑的米若芾得了成圣机缘,甚至以后真当了未来的圣人,岂不是要让万古仙朝,梦域还有其他各方势力,都戳我们上清学宫的脊梁骨吗?”

    有人附和道“就是啊,若真是他得了那道成圣机缘,各方势力肯定要说我们上清学宫是不是谦谦君子都死光了,偏偏出了这个一个不正经的圣人……”

    其他人正要点头称是,忽地一人就冷笑了起来“你们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吧?”

    所有人正往那出言不逊的人那看去,只见一身漆黑学子服的少年正站在人群之中。

    那几名背后嚼米若芾舌根的祭酒们看了青年学子一眼,又低下头来看了那名黑衣学子身上的服饰,当即就好像吃了定心丸一般,冷笑道“我道是哪一位前辈赐教,原来是一个不学无术,还出言不逊的普通学子!”

    被那人一提醒,其他几个刚才背后说人坏话,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得的祭酒们皆是冷笑了起来“本事不大,脾气不小,臭小子,我们至少都是祭酒文位,别说当你的师父,当你的祖师爷都够了。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话音刚落,众人皆是哈哈大笑,沉浸在奚落那狂妄后生的快乐之中,

    可就在下一秒,所有人都笑不出声来了,面面相觑,简直就跟憋尿又尿不出来似得,一个个张口结舌,甚至是目瞪口呆。

    因为又有一人,站在那黑衣少年的身后,他轻轻抬起手来,在黑衣少年的肩头拍了一下,随后自己挡在了少年的身前。

    他挡在了少年与这几名祭酒的中间。

    那人一身长衫如墨,头戴漆黑立冠,甚至连垂下的飘带都是漆黑颜色。

    偌大上清学宫,除非有人特立独行,否则很少有人会穿黑色的长衫,这一点已经够奇怪的了。

    真正叫他们感到口干舌燥,甚至心慌气短的是——那人的长衫上用银白丝线绣了一头猛兽。

    要是秦枫在这,他一定认得出来。

    正是神兽狴犴,主讼狱,掌正义,严司法。

    这是法家的守护神,非法家中人若是私自纹在长衫之上,若被刑房发现,要处以杖责五十下。

    那站在黑衣少年身前的男子,正是法家传人,学宫祭酒,如今的刑房管事——法正。

    法正看向那几名祭酒,冷笑道“怎么?各位,听说你们都想来做我法正的师父,甚至太师父?可以啊……”

    他砸了砸嘴,冷笑说道“想不到各位的学识已经精进到了这等程度,啧啧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刚才嚼舌根的几名祭酒真是脸都黑得可以滴下水来了。

    谁能想得到,这个平时没见过,更别提名字传到他们耳中的黑衣少年是法家传人法正的弟子啊?

    法正跟他们一样是祭酒不假,可人家还兼任着刑房的主事啊!

    那可是实权祭酒里的实权啊……

    五位夫子以下,最多也就被称为“兵夫子”的兵家掌门,还有那个兵家传人楚惜白,除此之外,谁敢跟刑房管事掰手腕?

    别说掰手腕了,龇牙都不敢啊!

    其中一个祭酒大着胆子驳斥道“法正,我们不知道他是你徒弟,说了一些冲撞你的话,是我们不对,但你徒弟有错在先!”

    他大声说道“我们好歹也是学宫的祭酒,你徒弟不过是普通学子,见我们既不作揖也不行礼,是大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