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三百八十二节:女子岂可入群英会!
    正当此时,忽地一道威严声音从文庙深处响彻全场。

    “诸君,肃静!”

    刚才还熙熙攘攘的文华殿广场之上霎那之间,落针可闻。

    “这声音是——圣人之音?”

    白玉栏杆外面有的人刚刚开口发问,立刻就被旁边的人鄙夷嘲讽。

    “这是礼夫子周礼庶,圣人怎么可能直接插手学宫的事情?”

    有人补充说道“不过也差不多了,礼夫子是唯一可以面见圣人的夫子。虽然他在仁义礼智信五位夫子当中,排名第三,但反而很多时候可以代表圣人。”

    正当这时,又一道声音从文庙内响起。

    “诸君,请由我们来简单介绍一下今次群英会的规则……”

    一言落下,众人一齐哗然。

    “仁夫子也来了?”

    紧接着,又是一道声音响起“群英会争夺的乃是成圣机缘,非同小可,此次群英会由除了信夫子以外的我们四位夫子共同主持。”

    至于信夫子言一诺去哪里了。

    不知道的,本就没有知道。

    想知道的,也早已知道了。

    言一诺自囚于王道塔的碑林空间十年,只为保屈怀沙出塔。

    至于究竟是兄弟情深,还是言一诺让屈怀沙出塔参加群英会争夺成圣机缘,不得而知,也不可测度。

    这一下,全场众人更加悚然。

    “四位夫子齐出,一齐主持群英会?看来这一次群英会真的不得了……”

    “足以代表圣人对群英会的重视了,看来得到成圣机缘,必成圣人,千真万确了!”

    正说话之间,只听得文庙深处一声钟响。

    广场之前的文华殿刹那之间道道浩然紫气升腾,原本不过三层楼高的文华殿竟是霎那之间拔地而起,化为九层高台,参天而上,气象万千,道道紫气升腾翻滚如蛟龙,令人叹为观止。

    仁夫子的声音解释说道“群英会试炼非同小可,关乎成圣机缘,故而圣人降下浩然塔的虚影附于文华殿之上,作为试炼场所。”

    礼夫子周礼庶沉声说道“浩然塔乃是圣人砥砺自身文道的圣物,非圣人不能承受其中威压,故而只是降下虚影作为今次群英会试炼的场所。”

    义夫子也跟着说道“虽然只是虚影,尔等在其中试炼生命不太可能受到威胁,但文心崩溃,元神溃散的情况,依旧会发生。试炼规则并不复杂,到达浩然塔顶,就有机会获得成圣机缘,你们在每一层的表现,将会化为筹数被记录,最低零筹,最高十筹,筹数最高者,获得成圣机缘的机会越大。”

    吕德风的声音笑着说道“当然了,要是你们实在不讨圣人的喜,或者是在塔内的所作所为犯了圣人的什么忌讳,说不定就是得不到成圣机缘。”

    正当此时,忽地礼夫子周礼庶低喝道“德风,你休要误人子弟。最终必然会有一人获得成圣机缘,此是天地定数,不会改变,圣人也不过是遵照天道执行罢了。”

    听到这话,众人只觉得面面相觑。

    也就是说,不是圣人要给出成圣机缘,而是圣人要代替此方天道,选拔出一位新的文道圣人?

    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一次诞生的文道圣人,可能会跟之前历代,无论是得了成圣机缘成圣的,还是靠自己道德文章,著书立说的圣人都不一样。

    秉承天道而成就的圣人,真的听听都叫人觉得牛逼啊!

    吕德风被周礼庶这么一番抢白,只得语气尴尬地继续说道“至于在浩然塔中,你们每挑战一次,或者被他人击败一次,就会扣除一次群英会的资格,直到你们没有资格可扣除,就会被自动传送出浩然塔。外伤不会带出来,元神层面的创伤会还在,所以你们还是自求多福一点好!”

    “智夫子你……”周礼庶似是又想怼吕德风这个说话没正形的夫子,但一想这毕竟是群英会试炼,大庭广众之下要是两位夫子直接吵起来了,那热闹可就大了。

    他只得干咳了一声,扯开话题说道“群英会试炼即将开始,没有获得群英会资格的贤人君子,请离开文华殿广场。”

    话音落下,很多人纷纷与身边之人告别,或作揖,或抱拳,或共勉。

    同行而来,跟到此地的女书生们也知到了要分别的时刻,往往对着自己心仪的男子嫣然一笑,说上几句鼓励的话,便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去。

    稍有一些不惧礼法的姑娘,还会羞红着脸,说上几句诸如“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芦苇”之类的情话。

    与嬉戏交流的重阳文会上不同,这在礼法森严的上清学宫,尤其是讲究规矩的文庙之中,已是上限了。

    没有获得群英会资格的人纷纷从文华殿之前的广场退开,原本二百多人文华殿广场,顿时又少了差不多五分之一。

    尤其是伴随在这些风流君子身边的女子几乎都退了出去。

    可偏在如此,有一名女子,白色长衫如雪,亭亭玉立与人群之中,她的脚步没有挪动分毫。

    所有参加群英会的读书人当中,只有她一名女子。

    正是姜雨柔!

    在短暂的迟疑之后,霎那之间,那些个上了岁数,本应该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老学究,那些风度翩翩的君子贤人竟是如山野村夫一般喝骂了起来。

    “姜雨柔,你耳朵聋了吗?闲杂人等,一律离开文华殿广场!”

    “没有群英会的资格,还杵在那里做什么?搔首弄姿,招惹是非吗?”

    “此等庄严圣地,岂是你这等女子可以亵渎的,还不快点滚下来!”

    眼见着这些“君子贤人”们越骂越难听,姜雨柔脸色不变,甚至还面带一丝淡淡笑意。

    只是这丝和煦而不带丝毫恶意的笑意,落在场内场外的人眼中,却仿佛是对他们的挑衅一般。

    而且是最大的挑衅!

    “姜雨柔,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名圣人世家的年轻学究仗着身后众人的气势,大声道“这等决定未来圣人只位的盛会,哪里有你女人站着的地方?还不快滚……”

    最后一句“滚”字还没有说完,那名学究竟是像皮球一样,直接倒飞了出去,落在地上,还连打了三个滚,这才捂住满脸是血的鼻子大喊道“君子动口不动手,谁……谁,谁这么卑鄙无耻,居然偷袭本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