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血染长生 > 第一千零一十章 真相
    姜小白几人在飞往琉璃仙宫的途中,倒是一路太平,没有任何人追赶阻截,但布休却是阴沉着一张脸,几次欲言又止。他知道,姜小白之所以回琉璃仙宫,除了王青虎等人留在那里,更重要的是花紫紫和柳娇陌也在那里,他想把真相现在就告诉姜小白,但却不知怎么开口,几度欲言又止。

    琉璃每天都会站在平台上的栏杆旁,眺望蟠桃谷的方向。因为今天就是出谷的日期,所以她昨晚一夜未睡,一直站在这里,不时发出一声叹息。她的内心很纠结,她希望布休几人能够平平安安地回来,可是他们回来以后,她又该怎么面对呢?虽然他还没看到姜小白,都能想象出到时姜小白的怒火,虽然布休已经原谅了她,但他可是布休最好的兄弟,到时让布休又如何自处呢?

    不过,他们真的能回来吗?或许他们都死在蟠桃谷,才是最好的结局吧?到时她就去毁了花仙子的石像,横剑一刎,一了百了,省得活着操那么多的心了。

    她在这里站了一天,眼看天色将晚,心里又有些紧张,难道他们真的回不来了吗?

    正彷徨间,远处忽有几道人影疾速飞来。姜小白几人在路上就已经卸去妆容,现在已经被人家认出来了,也就没有必要再戴着面具了,自己也难受。

    所以琉璃一下就认出来了,就在那一瞬间,她却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一直以来,她既期盼他们回来,又害怕他们回来,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团麻,斩不断,理还乱!

    姜小白知道凌霄宝殿肯定不会放过他们,这琉璃仙宫不是久留之地,远远就见到琉璃站在平台上,所以他也顾不得避讳,领着几人飞奔而去,落在了平台之上。

    他们落地的脚步像是踩在了琉璃的心上,咯噔一下。

    琉璃看着他们,只淡淡地说了一句,道“你们回来了!”

    布休跟她一样,脸色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硬笑了一下。

    这种僵硬的笑容,看得琉璃有些心痛,他知道,此时的布休心里,一定也很纠结吧。

    幻依因为知道事情内幕,所以脸色也不太好看,捏了一把汗。

    姜小白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劲,因为心里着急,所以也没有拐弯抹角,抱了下拳,开门见山道“仙尊,花紫紫和柳娇陌现在应该出关了吧?麻烦你把她们叫出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要带着她们离开。”

    琉璃面无表情,直接煞出一把剑来,扔在了姜小白的脚下,道“你杀了我吧!”

    她不想让自己为难,也不想让布休为难,也不想去解释,解释也是苍白的。

    长剑落地,姜小白仿佛听见到世界破裂的声音。他是聪明人,根本不需要回味,就知道情势不妙,再看看布休和幻依的脸色,瞬间他全明白了。缓缓捏紧了拳头,微微颤抖,睁圆了眼睛,紧紧盯住琉璃,道“你已经杀了花紫紫和柳宫主?”

    琉璃把头扭向别处,道“差不多吧!”

    姜小白只觉脑子一炸,情绪就失控了,猛地一抓,就把地上的长剑抓在手里,怒吼道“她们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杀她们?为什么?”

    布休生怕姜小白动手,身形一闪,就拦在了琉璃的面前,急得眼泪汪汪,道“盟主,你冷静一点,这件事不怪琉璃,怪我,要杀你就杀我吧!”

    琉璃看了看挡在自己面前的布休,顿时泪如泉涌,急道“这不关你的事,一人做事一人当,让他杀我好了!”

    姜小白就拿剑指着布休,死死地盯住他,道“你一直都是知道的,是不是?”

    布休急道“我也是在去蟠桃谷之前才知道的,当时怕你分心,才没有告诉你,而且花仙子也并不一定就没得救,只要我们变得强大,我感觉花仙子还是能抢救一下的。”

    姜小白本来已经认定花紫紫已经死了,万念俱灰,现在听说花紫紫还能抢救一下,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急道“怎么抢救?她人呢?”

    布休咽了口口水,道“她一直都在井宿星宫的仙冢!”

    姜小白急道“她怎么会在仙冢?”

    布休道“盟主,你先把剑放下,听说慢慢说!”

    姜小白却没有把剑放下,而是冷冷道“你说!”

    王青虎等人也知道今天是蟠桃大会结束的日子,所以一直都在院子里守望,这时听到平台这里传来姜小白的怒吼声,几人大吃一惊,都飞了过来,一看这场景,姜小白正拿剑指着布休,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王青虎也慌了,连忙拉住姜小白那只拿剑的手臂,急道“盟主,你怎么了,先把剑放下,发生什么事了?”又转头望着布休,道“你怎么惹盟主生气了?”

    布休没有理他,而是把那时在仙冢发生的事详详细细地讲了出来,说到花紫紫喝下化石圣露的时候,自己也已经泪流满面。

    等他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奚尧和范思离也是听得热泪盈眶,他们长这么大,也没听过世上还有如此痴情的女人。

    布休原以为,姜小白知道真相,肯定又要情绪失控,结果令他们意外的是,姜小白却是面无表情,目光涣散,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忽地,姜小白两腿一软,竟跪在了地上,泪水才像断了线的珠帘,哗哗流了出来,同时口中喃喃说道“紫紫,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总是那么傻……”

    他现在心里不恨任何人,琉璃虽然可恨,却也让他恨不起来,毕竟琉璃有好多杀他的机会,却没有杀他,任由他做强做大,特别她刚刚扔剑的一刹那,她也很无奈,很可怜,这一切都是布休上辈子干下的好事,但他能怪布休吗?他也是无辜的!他只能恨自己,恨自己无能,总是不能保护好心爱的女人,让他受到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风言就蹲下扶姜小白肩膀,泪水也流了下来,道“少爷,你振作点,会有办法的!”又转头看着王青虎道“老王……”

    对于王青虎来说,上次布休已经问过他会不会解化石圣露的毒,当时他也不知道是花紫紫中的毒,为了吓唬布休,不但说没有,还把化石圣露的可怕之处拼命渲染,所以当姜小白听说花紫紫喝下化石圣露,整个人才会崩溃。这时便道“盟主,你别担心,会有办法的。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既然有这种毒药,那肯定会有解药,我们慢慢想办法,一定能救花仙子的。”

    姜小白知道这是在安慰他,心里并不相信。

    幻依这时上前一步,道“姜小白,这件事是我的错,跟我师父没有关系,化石圣露也是我让花紫紫喝下去的,如果你心里实在恨,你就杀了我们,不要连累我师父!”

    姜小白抬头看着她,在风言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沉默良久,才道“柳娇陌呢?”

    自从姜小白几人来到琉璃仙宫,幻依就生怕柳娇陌会看见他们,把花紫紫的事告诉他们,所以把她收进了私空间,让她安心闭关修炼。但柳娇陌待在她的私空间里,一年来都无法静下心来,就把自己当作监狱里的囚徒,整天望着空洞的世界发呆。

    幻依这时便把柳娇陌煞了出来。

    一年没见,柳娇陌像是变了一个人,容颜憔悴,连头发都是乱糟糟的,刚出来时,一时茫然,不过当她见到姜小白时,就像疯了一样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姜小白的胳膊,脸上带着惊恐,急道“姜小白,你快救救花仙子,他变成石头了,真的变成石头了……”

    姜小白轻轻说了一句“我已经知道了!”

    柳娇陌抬头怔怔地看着他,泪水夺眶而出,一下跪倒在地,拉着他的手,哭道“姜小白,我对不起你,我当时没敢喝下化石圣露,我也对不起花仙子,我眼睁睁地看她喝下去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对不起……”

    姜小白就把她扶了起来,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道“这不怪你!怪我!是我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受委屈了!”

    柳娇陌摇头哭道“我不委屈,是花仙子委屈,你快去救救她啊!”

    布休也走了过来,道“盟主,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现在应该先去把花仙子的石像抢过来,以后再慢慢想办法,我们现在应该赶快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晚啦!”

    姜小白心中一凛,知道布休说得没错,此地不是久留之地,等凌霄宝殿的人赶过来,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了。不管自己的内心多么悲伤,现在也应该把它全部掩埋,他是这些人的主心骨,他不能崩溃,他要把他们活着带出去,他还要把花紫紫救出来,哪怕只是她的石像。

    姜小白点了下头,道“我们现在就去井宿星宫的仙冢。”转头看着奚尧和几们师兄,道“你们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吗?”

    奚尧点了下头,道“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姜小白转头看着幻依道“把寂灭叫过来!”

    幻依应了一声,身形一闪,就去了寂灭住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