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958章 做人,不能太天真
    第958章 做人,不能太天真

    君北宙呐呐地重复道“哥,那真的不是我本意,我从没想过害人。我……我真的不想害人。”

    君南宇哦了一声,很理解地点点头,语气也十分温和,“知道,我最了解我的亲弟弟了。正是因为你这份不谙世事的单纯,哥哥才能这么宠着你,也让你帮我承受了这份反噬咒,北宙不会怪哥哥吧?”

    君北宙立马道“我怎么会怪你。”

    君南宇勾起嘴角,“就知道北宙不会怪哥哥。我不是什么好人,这反噬咒要是下在我的身上,我恐怕真活不了多久。

    但你不一样,你拥有神力,可以慢慢消掉这反噬咒,而且,你是个善良的孩子。”

    反噬咒直接下在人魂上,苏可可以为自己下在了君南宇身上,但那个时候,君南宇将自己和君北宙的人魂快速调转了,所以这反噬咒是下在君北宙的人魂上的。

    君北宙是个什么人,这世上没人比他的亲哥哥君南宇更了解。

    因为从小体弱多病,被君南宇保护得很好,没有接触那些勾心斗角的肮脏事儿,所以这人的心性格外单纯。

    正因为这份单纯不定性,做起坏事来,那杀伤力才更大。

    而这一点,君北宙本人还不自知。

    君南宇嘴角轻挑,语气闲适了不少,“小妹妹狠起来也是真狠。给人下反噬咒有损功德,她竟一点儿不在乎。看样子,她真的很喜欢秦墨琛。

    唉,我突然有些不忍心了。

    北宙,你说,怎么办?”

    君北宙沉默不语。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有些犹豫地道“不然,换个人?”

    君南宇觉得这话十分好笑,“北宙,这个时候还这么天真就不好了,要是有更合适的人选,我会盯上他?还一盯盯这么多年?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只有他能够容纳你的元神。等你彻底占了他的躯体,人魂一体,我们就去君家找君易戍那老东西报仇,然后,毁了他最在乎的东西。

    当年殷正决尚能灭了姬家满门,我们难道比殷正决差?君家难道比姬家更厉害?”

    君南宇不知想到什么,笑容逐渐扭曲。

    “姬家的人聪明的时候十分聪明,蠢笨的时候也格外蠢笨。要不是他们做人太有底线,我早就找他们当盟友了。

    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君北宙听到这儿,不解地问“南宇,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好让他们防备那人?”

    君南宇漫不经心地道“不能转变为盟友的人,我为什么要帮这个忙?再说,等水浑起来的时候,才更好摸鱼。”

    “时机似乎到了。”君南宇话音一转,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北宙,你自己挑个时间吧。”

    “……哥,再等等吧,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身体。”

    君南宇听到这话,脸上笑容淡了下来。

    君北宙有些心虚地提醒“我们说好的,我用他的身体,但不伤害他,会把他安置好。”

    君南宇“嗯?”了一声,似笑非笑地道“我怎么记得你找到了,我的那个男助理,不是挺合适么。”

    “那个不行的。”

    君南宇问“为什么不行?长得太平庸还是身世太平庸?北宙你难道想找个拥有跟秦墨琛一样身份地位的人?

    弟弟,做人不要太善良。你强占他的身体,还指望他会因为你给他找了副不错的身体就对你感恩戴德?而且,你不是要移花接木,换了他的记忆?这样的话,你又愧疚什么?

    呵呵,反正,他也不会记得。”

    君北宙沉默下来。

    ……

    苏可可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师父和秦墨琛的不对劲儿。

    “师父,你为什么要教他画地为牢缚魂咒?”苏可可皱眉。

    这几个月,秦墨琛进步飞速,但人也消瘦了不少,苏可可其实有些心疼,但一看到成效,就忍住了,由着秦墨琛接受两个长辈的魔鬼训练。

    刚开始,苏牧成和曾老的教学还算中规中矩,那些术法符咒也都是平时用得上的,可看到这画地为牢缚魂咒的时候,苏可可就惊呆了。

    画地为牢缚魂咒,束缚的不是别人的魂,而是自己的,目的为防止人魂离体。

    这是姬家上乘秘术之一。

    姬家的道多种多样,有修鬼道妖道的,也有修尸道傀儡道的,如果族人死后不想入鬼门,打算继续留在姬家村,这些人大多数选择修鬼道,但也有少部分人不喜欢鬼道而选择尸道傀儡道。

    一旦提前做了决定,姬家家主和长老就会对这人下画地为牢缚魂咒,这人死后魂魄滞留在体内,成为不同于僵尸的一种活尸,之后通过修习相应的术法,以尸道傀儡道的方式存活下来。

    画地为牢缚魂咒是姬家才有的上乘咒法,并非人人都会。

    这些,都是苏可可在画中世界了解到的。

    藏书斋里记载的姬家秘法,苏可可基本都在画里实施过,但现世中并没有。

    到目前为止,虽然很多已成功施展,但有少数一部分,因为外面的世界灵气过于稀薄,或者其他条件有限,没能成功。

    这画地为牢缚魂咒就是其一,苏可可没有找到实验品,总不可能对自己施这法咒。

    苏牧成资质有限,画地为牢缚魂咒是他所会的最顶级秘法之一,连苏可可他都没有传授过。

    这样一个高等秘法,苏可可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教给秦墨琛。

    不是说不能教,而是,明明还有其他东西可以教,为什么独独选这一个?

    苏牧成正在想怎么回答的时候,秦墨琛自己先开口了,“可可,是我让师父教我的。”

    他现在不再称呼苏牧成苏爷爷,苏牧成教他这些,也算是默认了他这个徒弟。

    “琛琛,你为什么想学这个?”苏可可皱眉。

    秦墨琛看了两个长辈一眼。

    曾老点了下头,“可以了,告诉可可吧。”

    秦墨琛面色平静地将死劫的事情说了。

    苏可可听完,大脑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运转。

    她喉咙干涩地问“……死劫?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秦墨琛将她拉到身边坐下,在小丫头发飙之前就开始顺她的毛,“别生气,现在告诉你也是一样的,至少没有瞒着你。

    秦太太,我很惶恐,你要好好保护我。这段时间我就靠你罩着了。”

    苏可可听到这话,又气又笑。

    “要是我今天没有发现端倪,你们是不是还要瞒着我?”苏可可问。

    “不会。”秦墨琛摇头,“刚开始的确有这种想法,但后来觉得,如果我真有死劫,应该让你知道。”

    苏可可绷着脸抿着嘴,兀自生闷气。

    想到这死劫,她快速打了一个复杂的手诀,然后掐算起来。

    然而几次之后,都是一样的结果。

    “为什么我算不到这死劫?”

    苏牧成解释道“一来秦小子现在法力越来越高,二来你们牵绊太深。连我都算不到,何况徒弟你?”

    “可是师父,我刚才用的根本不是普通的掐算法!”苏可可面色沉沉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