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1630章、植物人
    傅垣并未昏迷多久,傍晚时分便幽幽醒来。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他睁着眼睛看天花板,许意暖和辛猫都在身边。

    可他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他还沉浸在那天的记忆里。

    顾寒州留下来爆破,他不同意。

    他知道精确的数值,可是他不知道,操作失误自己可能会死!

    可顾寒州坚持他走,他独自开船离开,但依然放心不下,狠狠心掉头,决定和他一同进退。

    正好看到顾寒州处于爆炸边缘,被水浪拍飞,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再次跌入海中。

    他当时没有立刻丧失意识,掉入海中的时候,死死地抱住了一块木板。

    而他也受到了一点影响,感觉有什么东西刺入耳中,只觉得耳膜剧痛,下面……什么都不知道了。

    碎片刮在了脸上,鲜血温热。

    后面发生什么,他完全不知道了。

    他一个人狼狈上岸,看着傅影和威廉下海打捞好久才将人救上来。

    他满身都是血,他们离开了,谁都顾不上自己。

    他身上时受伤最少的,只是……一路上他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我是不是听不见了?你们说慢一点……说得太快,我看不到你的唇形。”

    “傅垣,我是辛猫,你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吗?”

    她一边放慢语速,一边配合肢体语言,小心翼翼的询问。

    他轻轻摇头,随后看着许意暖。

    “三哥……还好吗?”

    “他没有回家,他在哪儿?”

    “回……回家?他的左耳依稀听到点什么,只是有些不真切。

    “他没有。”

    “没有?”这次他听懂了,狠狠蹙眉:“傅影和威廉把他从水里捞了上来,应该是去医院了,你……没有消息吗?”

    “没有,到底发生了什么?”

    傅垣就将当时的情况简单描述了一遍,当许意暖得知顾寒州独自一人留下爆破的时候,差点没提上气昏迷过去。

    她身子单薄的要命,脸色苍白如纸,让人看着揪心。

    这段时间,她实在是承受太大的压力了。

    “医院……一定在医院!”

    她猛然想到什么,死死地捏紧小手,强迫自己打起精神。

    “辛猫,你留在这儿照顾傅垣。”

    说完,她急急出去,然后给傅影打电话,但是却无人接听。

    问纪月要了威廉电话,也是如此。

    她便只能去医院找,一家家医院去问,一个个病房去找,整个帝都,无论大大小小的诊所都去过了,甚至还找出了很多没有营业执照的小作坊,但都没有顾寒州的身影。

    他们三个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不在医院,不在小诊所,不在帝都……

    不,还在帝都,顾寒州重伤根本急需要救治,不可能离开帝都。

    她猛然想到了两个人,在市医院她也没有看到厉训的身影。

    她知道顾寒州在哪儿了!

    她跌跌撞撞的来到了顾微家中,不断拍门。

    最后开门的是一脸憔悴的傅影,打开门两人没有说话,即便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可许意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是谁。

    不是顾寒州……

    那一瞬,心脏都狠狠地提了一下。

    他脸上有伤,胳膊上还有纱布,面色难看,看着也很狼狈。

    “顾寒州呢?”

    “嫂子……对不起……”

    听到这话,许意暖心脏咯噔一下。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顾寒州已经死了吗?

    她立刻撑不住,退下一软,整个人直接倒了下去,好在傅影眼疾手快,赶紧把她搀扶起来,扶着她坐下。

    进了屋后,她也看到了威廉,顾微厉训等人。

    看来他们这几天过得也不好,一个个都面容苍白憔悴,尤其是顾微,一个宝妈瘦了整整一圈。

    他们看着自己,一个个脸色凝重,眼中都是愧疚之意,仿佛已经尽了最大的力气,也未能……

    她环视一周,谁都没说话,整个屋内气氛凝重压抑到了极致,让人近乎喘不过气来。

    她仔细嗅了嗅,屋内有着浓郁的血腥味,到底流了多少血,到现在还残留这么重的气息?

    最后,是她鼓起勇气开口,是生是死,总要有个交代。

    她们不敢说,那自己就主动问。

    “顾寒州……是不是已经……已经……”

    那个字,死活说不出来,死死地卡在嗓子眼里,仿佛在吞噬她的勇气。

    她悲恸的眨了下眼睛,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你们实话告诉我,我承受得住,是生也好,是死也罢,总归要给我一个交代。难道……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吗?”

    “嫂子……”

    顾微心理承受弱,话一出口泪流满面。

    这是她做过最煎熬的一台手术。

    厉训见状,赶紧将她揽入怀中,心情复杂。

    顾寒州是他最好的兄弟,他也很自责。

    最后是威廉站了出来,他和顾寒州感情最为淡薄,也是在场最适合陈述的。

    “人……还活着,只是……可能是植物人,也许是下一秒醒来,但也许……一辈子也醒不过来。”

    “我们已经非常的努力了,事情变成这样大家都不想,厉训和顾微抢救了整整一个晚上没有合眼,我和傅影心情也很难受。”“未能及时通知你,是在那天晚上的情况很糟糕,我们都以为他要走了,却不想他靠自己撑了下来,还活着。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另外你母亲我们也没能救

    出来,还有一辆船逃走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这次任务,可谓是损失惨重……”

    许意暖听到这话,心痛的无以复加。

    人没有救出来,顾寒州反而变成了这样。

    他们身上都有大大小小的伤,傅垣更是失去了听力。

    她知道,每个人都尽力了,她不能责怪任何人。

    她甚至还庆幸,人活着就行。

    “他……他在哪儿?”

    她的声音满含颤抖。

    “在里屋,嫂子对不起……我真的努力了,我没办法把他救醒,对不起……”顾微扑通一声给她跪下:“嫂子你打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真的没办法了……”

    “顾微!”厉训费力的把她搀扶起来,事情变成这样,顾微的自责不比任何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