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军人的敏锐直觉
    羌人两个被杀,一个是杀青果道人的仇人,一个是净七魄使的大师兄,剩下的五个人却全都逃走,这似乎有些不合道理,哪怕就算是大师兄尸狗的命令他们不敢违背,可还是不合道理。

    “只有一个可能。”

    沈冷看了看黑眼和少年堂副堂主周东吴,两个人眼巴巴的看着沈冷等着下文,可沈冷却转身走了,后边的话就是没出口,以至于差一点把他们两个憋死,黑眼的肋骨裂开周东吴的胸口切开,这么重的伤,都不如沈冷丢下半句话就走的伤害大。

    “能不能把话说完?”

    黑眼追在沈冷后边问。

    “你们两个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说。”

    沈冷说话的时候连头都没回,似乎算定了黑眼不管什么条件都会答应。

    “你说吧,什么条件。”

    黑眼道“只要不是让我们两个给你侍寝,什么都行。”

    沈冷眼睛一眯“你倒是想的美也没什么大事,你们两个一个伤了内胸一个伤了外胸,都得回长安去治疗休养,只要你们两个答应我明天一早回长安我就告诉你们那唯一的可能是什么。”

    “呸!”

    黑眼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沈冷“回去?你做梦呢吧?”

    沈冷耸了耸肩膀“那就算咯。”

    黑眼摇头“你说不说我也不会回去,羌人没杀完,绝不回去。”

    沈冷看向周东吴,周东吴却沉默。

    他当然也不想回去,就这么回去了他心有不甘,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伤势如果执意跟着沈冷他们继续去追,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或许还会成为拖累,所以他只能沉默,让他自己说出口他回去,很艰难。

    黑眼看了周东吴一眼,瞬间就明白过来,也变得沉默。

    “我回去。”

    许久之后,周东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着沈冷认真的说道“我回去,可是我得把我带来的还活着的少年堂的人交给你,这是流云会的脸面,我希望从始至终都有少年堂的人参与。”

    沈冷点了点头“可以。”

    黑眼忽然笑了笑“我也回去。”

    周东吴道“你可以留下。”

    黑眼瞥了他一眼“你这外胸一路上回去没人给你换药没有人照顾能行?别忘了,我现在是流云会的大当家,我是你们的家长了,你可以不叫我,但我也是你爸爸。”

    周东吴瞪了他一眼后摇头“我一个人可以。”

    黑眼道“行了,这事不用争,年轻人交给沈冷带,才能让他们体会的更深。”

    他看向沈冷“现在可以说说了吧,你说的那个唯一的理由。”

    “内贼外寇。”

    沈冷道“曹安青跑了,那五个羌人也跟着跑了,这就说明在他们看来,曹安青比他们的大师兄尸狗还重要,一个东宫的太监,就算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亲近,可对于羌人来说算什么?他们宁愿丢弃大师兄也要去追曹安青,就只能说明曹安青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不可或缺。”

    黑眼点了点头“我大概也想到了,可我没想到外寇,只想到内贼。”

    沈冷道“曹安青能花钱买杀手,这个天下图财的人多如牛毛,所以倒是不用多想,可羌人何必在乎他?曹安青这个人太了解大宁,如果他落在西域诸国手中,就会成为西域那些敌视大宁的小国君主之座上宾,我怀疑羌人来长安接曹安青是有大图谋,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定要跟来的理由。”

    一直站在一边的小张真人楞了一下,刚刚听沈冷说话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去想这么多,可让她觉得有些失落的不是自己考虑不周,而是沈冷并不单纯是为了她才追出来的。

    “西域那些小国,单独拿出来哪个敢在大宁面前龇牙咧嘴?”

    沈冷道“就算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可是人总是缺少自知之明,就如当年我从军之前被大宁灭掉的南越国一样,南越国那位亡国皇帝如今还住在长安城八部巷里呢,南越为什么被灭?是因为亡国皇帝杨玉谜一样的自信,他竟然自信到以为靠他的本事能形成对抗大宁的联盟,试图成为和陛下分庭抗礼的大人物。”

    黑眼眼神一凛“你怀疑西域诸国暗地里在搞联盟?”

    “他们没那个胆子。”

    沈冷喝了口水后继续说道“如果没有他们认为可以依靠的强大实力,他们加在一起也没那个胆子,吐蕃?后阙?还是楼然?这些西域小国绑在一起又能壮几分胆?所以我猜着,若有联盟,必有黑武人在。”

    黑眼道“黑武人刚刚被咱们打疼了,丢了数千里之地,这个仇他们当然不会忍。”

    沈冷嗯了一声“如果西域人需要有人来为他们壮胆,第一是黑武人,因为他们知道黑武人和大宁是不共戴天之仇,若还有帮凶,当是安息人。”

    黑眼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西域诸国,虽小却富,安息好战,黑武善战,这些国家若真的联合在一起,以大宁西域之兵”

    他担忧多开心沈冷,沈冷道“我也是出长安之后才想到这些,所以之前路过军驿特意写了封信送回长安,算计着日子应该到陛下手里了。”

    沈冷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总是有人会不服气。”

    黑眼还是担忧“如果西疆战兵还没有防备,西域诸国联军将有数十万甚至百万之众,再加安息与黑武,这一仗不是大宁打任何一个国家,而是大宁在打半个天下。”

    “你不觉得很牛逼吗?”

    沈冷笑了笑“我们的大宁有多强大?强大到让单个敌人连想都不敢想去反抗,要凑出来十个二十个的盟友才敢对大宁动兵,可也不敢光明正大的,那胆子也就勉强够他们偷偷摸摸的去干,我反正觉得很牛逼,所以我要在西疆。”

    沈冷看向窗外“我是军人,生而为战。”

    黑眼看向周东吴,两个人同时点了点头“我们不回去了。”

    沈冷一怔“要脸?”

    黑眼“呵呵。”

    周东吴“我对大将军也是略有耳闻”

    沈冷叹道“能不能言而有信。”

    黑眼“你不说的话还能,你现在说完了,给钱都不能。”

    周东吴道“你可以带着少年堂的人继续追,我和黑眼在后边慢慢走,前边一百多里就是汉阳城,城中有沈家医馆,我们看过伤之后再追你们。”

    沈冷知道说也没用,只好点了点头“那你们仔细看过伤势之后再追来。”

    黑眼点头“你有没有通知西疆大将军?”

    “谈大将军还在西疆。”

    沈冷道“我一共写了两封信,走军驿,以最快的速度送往长安和西疆,应是会比我快一些,曹安青没出西疆之前西域诸国不敢动手,他们需要一个向导可是一个宁人,怎么可能做出来对不起大宁的事?如荀直,黑武一战之后,我也不得不说他是大丈夫,曹安青”

    黑眼看向沈冷“会不会,曹安青不是宁人?”

    沈冷摇头“他如果是沐昭桐的人,沐昭桐再坏也不会养外贼。”

    就在这时候沈冷发现小张真人不见了,刚刚她一直都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提到西疆的事就没有注意她,刚转身一看发现人不见了。

    “你们谁看到小张真人了?”

    沈冷朝着四周的少年堂弟子问了一句。

    “往那边走了。”

    有个少年堂弟子跑过来“刚刚小张真人说她有些急事要去最近的道观,她说若是大将军去追那些羌人不必等她,她只耽搁一个时辰就会回来。”

    沈冷皱眉。

    小张真人带道剑出长安,她说这是道门的仇。

    “你们先赶路。”

    黑眼道“我留下来,反正也不能和你们走一路了,我们等等她。”

    沈冷想了想也没别的办法,曹安青已经逃了。

    “好。”

    沈冷点了点头,回头看向那些少年堂弟子“从现在开始你们跟着我了,从现在开始你们也不仅仅是流云会的人,而是大宁的军人,我将以军令约束。”

    “愿随大将军!”

    数十名少年堂弟子同时俯身。

    黑眼叹道“怎么有种失落感。”

    周东吴点了点头“人都是我手把手交出来的,我失落感比你大”

    沈冷一招手“上马!”

    数十人跟着沈冷上马,朝着西北方向呼啸而去。

    与此同时,前边路上,曹安青纵马狂奔了好一会儿才敢回头看,见后边没有人追来使劲儿松了口气,他把马停下来,在路边活动了几下,浑身上下都如同散了架一般的疼,刚下马没多久后边有几个人骑马过来,吓得曹安青立刻就爬上马背。

    “曹先生!”

    身后人喊了一声,曹安青才确定追上来的人是那些羌人。

    “就你们五个出来了?”

    曹安青看清楚来人之后脸色显然变得难看起来“只有你们五个?”

    “是”

    雀阴眼神里都是恨意“大师兄留下断后,估计估计已经去了,他不准我们留下,我们知道他是想让我们保护曹先生尽快出宁国回后阙,曹先生,为了你,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为了我你们付出代价难道不值得?”

    曹安青哼了一声“你们应该明白,为了我,就算再死更多人也值得,我安然回去,将会改写天下格局,将会让从不曾败过的大宁尝尝什么叫失败,这天下,本就该有我们羌人一席之地。”

    五个羌人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你们观主在赌兴亡。”

    曹安青道“他的赌注都在我身上,古羌是否能离开那逼仄之地,是否能重新成为西域霸主,都在我一人身上”

    他挥了一下马鞭“就算你们都死,也得保护我出大宁。”

    我知道这些天更新的不多,质量也不够好,一是因为在整理后面的情节,有些卡。二是因为最近在北京参加一个节目录制,大家可以关注公众号中国网络文学大会,能看到我昨天的专访,今天晚上会有乱世狂刀大大的专访,明天晚上会有烈焰滔滔大大的专访,我们三个,大概就是纵横的盛世美颜了

    大后天回家,等我狠狠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