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八百九十一章 以小吞大
    “孟德兄真是智深似海。”刘备仔细思索之后,不由得叹服道。

    就大局谋略而言,曹操胜过他太多了。他总是目光着眼于一隅之地,太过想当然。而曹操却是能设身处地的从各方角度进行思考,而且目光长远。

    对于刘备的夸赞,曹操并没有放在心上。这等计策,就是他不说,陈群也会告知刘备。

    “其二,我们所应做的不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而是参与其中。”曹操道。

    “为何?罗马和安息之间的斗争如此惨烈,我们参与其中有何好处?而且正如孟德兄你所言,他们皆对于我们心怀警惕,主动参与其中,怕是会引起忌惮警惕甚至群起而攻之。”

    “因为罗马和安息现如今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曹操道“罗马去年又一次举国之力进攻安息的美索不达米亚,已攻占塞琉西亚和泰西封。如今,安息新的统治者沃洛吉斯六世刚刚上位,正值内忧外患。内部王室之中多有不服之人,帝国内部也是诸多野心之辈。这种时候,如果我们不帮一把,怕是安息撑不了几年了。”

    “那又如何?安息倒下,我们不是正好可以趁机将之分食?”刘备道。

    曹操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刘备,这货真是胳膊长见识短。

    “我们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军队?有多少懂希腊语和安息语的人?你拿什么去分食安息,真当安息本土势力是吃素的啊!”

    “现在的安息,就好比二十年前的大汉,就差一场黄巾之乱和董卓之祸就可以掀开乱世了。你觉得是一个内部完全腐朽的大汉强大,还是一群如狼似虎的诸侯强大?”

    刘备闻言愕然,沉默不语。这个问题,作为汉室宗亲、坚定的皇汉主义者他没法回答。

    汉末之时,羌人和北方的鲜卑、乌桓,就连南匈奴都能随意的欺凌大汉,这些游牧势力让大汉愁的头皮发麻。结果乱世一来,顿时变了。

    西凉的马腾韩遂把羌人管的服服帖帖,不说随意指使,起码不会出什么乱子。并州的南匈奴,被袁绍不费一兵一卒直接车飞,打跑了。而北方的鲜卑、乌桓,再加上无家可归的南匈奴,三个绑一块,被公孙瓒给近乎团灭了。

    这若是单从国力来看谁也不会相信。国力强大的大汉解决不了的问题,分裂之后,反而被各地的小诸侯给轻松解决了。

    尤其是公孙瓒,展现出的战力比大汉还要强大得多。一己之力打的北方三大异族差点灭族,真是不得不佩服其实力。

    “国力、人口、钱粮,固然能衡量一个国家强大与否,但国家内部的状态是腐朽还是蒸蒸日上,亦是关键。曾经的大汉虽然表面强大,但内部已然腐烂。其能够展现出来的战力,恐怕都比不上你我二人,就更别提袁公路了。所以说,现在的大楚已经强到难以置信的地步了,国力比肩汉室最盛之时,军力军心比之秦扫六合之日,其战力比之十年前的汉室何止十倍。”曹操感叹道。

    “同理,你我加上袁本初根本吞不下安息,就是强行吞下了,没有个几十年怕是也难以消化。而安息灭亡之后,其各地的割据势力就会顺势而起,到时候我们面对的敌人可远比一个安息要强大的多。所以,我们在没有足够的人口、兵力和懂得希腊语、安息语的人员的情况之下,不能让安息倒下。一个腐朽的安息,对于我们而言,才是最为有利的。”

    语言、文化皆不相同,想要统治谈何容易?袁术曾经和曹操谈论过此事。要想征服一个国家和民族,最好的办法便是征服并消弭他们的文化。否则的话,反抗叛乱就会如野草一般连绵不断。

    “可如此一来,恐怕也需要耗费不少时日啊!”刘备微微摇头道。

    “以小吞大,必然要花费很长时间和心血。在一开始打好基础,总好过后面不断地弥补各种漏洞。就如袁公路一样,一开始选择扬州,放弃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最初的纯粹吗?良性发展才能壮大,仓促吞下致使局面恶化只能让自己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曹操道。

    “我们要在安息人心中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表明我们是来帮助他们拯救他们的。从而获得他们的信任和大义,成为他们心中的‘正统’。这方面你比我清楚。以小吞大,还要占据主动权,其难度恐比你我想象中还要大。政治上需得统一思想、军事上需得强压百姓、民生上需得保证改善百姓生活,文化上需得融合。”曹操摇头道。

    “袁公路曾言,殖民与吞并大相径庭。单纯军事威压是靠不住的,要想真正吞并安息,需要做的事太多了。最起码的,我们必须要了解安息、深入安息,让安息人将我们视为自己人,而非外人。”

    刘备闻言,轻叹了口气道“看来真的是我想的太艰难了,于异国他乡创下一番基业真是艰难啊!可惜,你我手中兵力尚可,人口却是太少。否则的话,一切都能轻松很多。”

    “是啊!”曹操也颇为感叹“现在才明白,一个国家的强大与否最重要的是人口多寡。也怨不得袁公路对你我恨得咬牙切齿,毕竟我们干这些杀鸡取卵的蠢事干的太多了。时至今日,方才明白,人口的重要性。”

    “能否同袁公路商量一下,多要些人口?”刘备忽的道。

    曹操翻了个白眼“你想太多了,和袁公路要人,那与从铁公鸡身上拔毛有何区别?”

    “袁公路如今麾下人口怕是近四千万,分一些与我们又如何?你我加上袁本初三方总共才不过五六百万人口。”刘备不甘道。

    “那又如何?你真以为袁公路是圣人啊!他那么猥琐的性格,怎么可能如此无私?能分我等些许人口,让你我大军士卒的亲人跟着一起走就算不错的了。”曹操无语道。

    “说句不好听的,你我还有袁本初不过是他袁公路投石问路的三枚棋子。就是我等败了,也不影响其分毫。袁公路帮助我们是看在同为汉人的情分上,给我们个机会同时也给汉人一个更大的未来。我们败亡了也只能怨自己不争气,若胜了还得念着他的好。”曹操道“这就是个奸商,你还真以为他是善人啊。”

    刘备沉默了片刻,咬牙切齿道“你说的不错,他就是个奸商。用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从你我还有袁本初手中轻易地换走了天下,还让你我为他打工。”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你我若不是心志不坚,又如何会中了他的计呢?他在给我们未来的同时,抹杀了我们的现在,涣散了我们的斗志,轻易地夺走的天下,确实是个奸雄。”曹操苦笑道。

    能看得透不代表就不会上当。这和官渡之战的曹袁双方不同,一方面,袁术用兵更稳也更加强大,令人绝望。另一方面,袁术给予他们三人的未来是真正的未来,不是暂时的蒙骗,也不用担心秋后算账。

    就是这么小小的阳谋,却令他们三方彻底离心离德,失去了最后争夺天下的机会,尽管那机会很渺小。但即使是这样,曹操等人还不得不领情,这是最令曹操抓狂的。